高鐵站的“年味”:這個新年有滋味!

2020-01-20 19:39:28 來源: 映象網 閱讀量:
評論數: 貼     加入收藏夾
摘要:又是一年春節,隨著小年的漸行漸遠,除夕的腳步聲走近了,“年”就要來了。眨眼間,去年12月1日鄭阜高鐵運行通車,周口東站從試運營期間10多列增長到現在的60多列車次,周口迎來“高鐵新時代”。

又是一年春節,隨著小年的漸行漸遠,除夕的腳步聲走近了,“年”就要來了。眨眼間,去年12月1日鄭阜高鐵運行通車,周口東站從試運營期間10多列增長到現在的60多列車次,周口迎來“高鐵新時代”。

周口東站出站口的返鄉游子

路網縱橫間,風馳電掣的高鐵拉近了周口與祖國各地的距離,也讓其在春運歸途中承擔著越來越重的角色。近日,記者前往周口東站,并搭乘開往扶溝南站、鄭州東站等旅途高鐵,隨機采訪歸家游子,看一場不一樣的高鐵“年味飯”。

高鐵站外:在外很想家 落葉終歸根

周口東站外的接車場景

“還是家鄉的味道最適合我的口味,雖然年味淡了一些……”1月17日,高鐵站外,張巍摟著前來接車的老伙計,手里別著遞來的本地煙,貪婪地嗅了下味道并沒有抽,一邊和記者開心地說道。他是淮陽人,原先一直在陜西打工,有好幾年沒回家了。剛從周口東站出來時,還斜挎著一大包,就在出站口外的廣場等著老伙計前來接車。碰到記者采訪才打開了話匣子訴說“鄉愁”。

“咱在外地打工好幾年沒回家了,想的最多的就是老家。也時常關注家鄉消息,前些天看到淮陽撤縣劃區,就想著今年一定要回來看看,周口變化真大,淮陽都成為周口的一個區了,以后發展得會越來越好。”張巍邊說邊比劃著,他的家鄉話從原先磕磕絆絆的陌生到熟悉的“鄉音”,口音是越來越熟練。

“有一種幸福叫回家過年,現在家里老人雖然不在了,但是還有不少親戚,過年走親戚、串串門,找找原先的年味,過年就圖個樂呵。”臨別時,張巍揮手作別。從他的眼中能看到一絲絲的“近鄉情怯”,但更多的是對故鄉的懷念及新年的憧憬。

高鐵站內:離老家遠了,但離家人更近

高鐵內的“年味”

“我們是去外地和兒子媳婦團聚,雖然離開的是周口老家,但是一家人也更近了。”在往北開往鄭州的高鐵上,記者正和鄰座的一對孫姓老夫妻聊天。和其他游子“落葉歸根”不同,孫大爺和孫大娘老了卻趕了趟時髦,選擇了當下熱度不低的“反向春運”,搭乘高鐵到鄭州然再轉車,準備和定居在廣州的兒子兒媳一起過年。

“兒子、兒媳工作都忙,每年車票都難搶,再加上兒媳婦年前剛生孩子,不方便,回咱老家天又冷,還不如我們兩個老人多跑一趟,今年就準備在外地過年。”孫大爺樂呵呵說道,一邊收拾腳邊帶給家人的本地特產,有胡辣湯、牛肉箱等東西。因為小孫子在外地剛生下來,兩位老人不打算向往年一樣讓兒子媳婦再跑回來過年,而是準備去他們所在的廣州過年。

“沒什么不習慣的,家里都是鄉里鄉親的,臨走時親戚也都交代好了,等過完年再回來。正好兒子兒媳還說帶著我們去看看、旅旅游……”當記者問及去外地過年習慣不,老兩口都微微搖了搖頭,眼中并沒有太多不舍,在他們看來,和家人在一起,有家人的地方才叫過年!

在高鐵站采訪時,記者見到了為維護春運工作,特意從南陽來到周口的鐵路工人鄧偉鑫;見到了鄭州交通職業學院大二學生李可可,組團和同鄉同學一起回家過年;見到了少數像孫大爺老夫妻一樣,帶著周口本地特產往外地去過年“反向春運”的旅客;當然見到更多的是從各地返程的歸鄉游子,他們有的想來年在周口返鄉創業,有的想第二年再回到原先的城市為新的生活打拼……

歸途游子走過高鐵站外“歡度春節”喜慶牌

這個新年,有了高鐵,周口人的年味似乎更足了!四通八達的通過高鐵將聚集在各地的家人“心連心”,周口人也有了更快捷、更方便的雙向選擇“出行”機會,高鐵已不單單是一交通工具,也鋪就了周口老百姓的“致富路”和“幸福路”。

(記者 金江濤 實習生 丁陽光)

編輯:王濤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十三水